国庆特稿|亲历1984年阅兵老兵高国民:苦训7个月只为“96米”


导语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阅兵式即将在10月1日举行。峥嵘岁月值得纪念,精神传奇需要传承。东方网带你一起探访亲历国庆阅兵的老兵,回顾曾经阅兵场上的故事。老兵高国民曾参加1984年国庆阅兵,他说,作为一名中国军人,能够参与阅兵是难忘的经历,更是一生中莫大的荣耀。高国民在接受采访 刘昊/摄1963年10月,高国民出生于江苏无锡。1982年通过地方高考考入大连舰艇学院航海系,毕业后先后担任海军驱逐舰六支队护卫舰航海长、东海舰队干部处干事、海军上海基地装备部政治处主任(上校军衔)。2004年7月转业,现任上海城投(集团)有限公司纪委副书记、纪检监察室主任△视频作为上世纪八十年代老兵,高国民曾为海军学院方队的一员参加过1984年国庆35周年阅兵,并荣立三等功。开启军旅生涯:从小小高中生到军人的角色转变1982年9月高考,军校的入伍条件对于视力、听力以及牙齿咬合等多方面都有着十分严格的要求,当时无锡的报考考生中仅3人最终考入大连舰艇学院,高国民就是其中之一。苦不苦?累不累?肯定很酷吧?军校生活在很多人眼中都是与众不同的存在,脑海里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好奇。事实上,军校生活各方面保障是不错的,只是每个新学员都或多或少的“水土不服”,即使怀揣着憧憬和向往,也难免要“心情复杂”地适应一番。首当其冲的就是南北方天差地别的生活习惯,吃惯了米饭的江南小伙子忽然一周中要有两天靠着面包、窝窝头过活;北方天气干燥寒冷,公共澡堂每年11月到次年3月的严冬时节才有热水供应,其余时间只能洗冷水澡。高国民笑着回忆起入学报道第一天的情景,带着一路的疲倦和一身汗,兴冲冲地和同学拿着盥洗盆去洗澡,转了一圈却到处找不到热水,现在回想起来,那大概是人生中对热水澡最渴求的一天。入学后为期3个月的入伍训练开启军事化管理模式,从起床开始到睡觉前,作息、打扫卫生、队列训练、列队上课等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严格按制度执行,从内到外、从上到下所有的衣服都是军装,除了偶尔外出,根本不再需要便装,入学带去的衣服满足了整整4年军校生活,入伍训练后逐渐适应,不知不觉中,完成了从一个懵懂的高中生到军人的角色转变。阅兵村的日子:是磨砺 也是提升1984年春节后,高国民便接到了国庆阅兵任务,将作为海军学院方队的一员接受检阅。历次国庆阅兵中,海军都有方队受阅,走在队伍前列的海军学院方队第三个通过天安门,每次都是吸引人们眼球的亮点之一,1984年的国庆阅兵自然也不例外。海军学院方队编排为14个排面,每个排面25人,另有5人预备训练。受阅队员的选拔有着严格的标准,须具备165cm到175cm的身高,身材匀称,五观端正,后来根据训练效果,最终入选身高在167cm到177cm之间。从3月1日起到5月22日,这些平均年龄不到20岁的入选队员在学校全面脱产停课训练。5月23日,乘火车到达北京,进驻阅兵村。阅兵村位于北京昌平沙河机场,放眼望去,相同结构、相同大小的军用帐篷一字排开,一眼望不到尽头,每间帐篷住8个人。那一年女兵方队将第一次出现在国庆阅兵式上,因此在营区安排上也有些“特别”,男兵营区没什么限制,可以相互走来走去,女兵营区则用铁栏杆围起来重点保护,夜间安保也有所加强,大家都笑称女兵村是“熊猫村”。而方队日常训练就在跑道上,按照跑道宽度,每百米成一个方队,仪仗队、陆军学院、海军学院等依次划分。阅兵村的军用帐篷一字排开 高凤章/摄(资料图来源:中广军事)在高国民的记忆里,进驻阅兵村的人都是统一装备:一本邓小平文选第三辑,三双鞋(皮鞋、拖鞋、胶鞋)、一床被子裹一个背包。每天组织学习之余,翻翻《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党报党刊,看看新闻联播,有时候有个两三张《参考消息》,这些就算是娱乐活动了。全封闭式的训练尽管礼拜六或礼拜天有半天假,也只是去小卖部买买日用品,去邮局寄寄信。阅兵训练几个月如一日,几乎都是每日在齐步走、正步走、齐步正步切换中度过,无数次机械式重复:正步迈出每一步必须是75cm,脚与地面平行25cm。队员们平日走路都会不自觉地丈量着自己的步伐,训练从最初的四五人,到十几个人合练,再到整排面合练,就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夏日的北京地面温度达到40、50℃,海军服装款式有限,他们便将水兵裤从膝盖处齐齐剪开当短裤穿,汗水早已渗透了军装留下一条条白色汗渍,脊背却格外挺直。广阔的跑道上光秃秃的没有树荫,太阳的毒辣反射在人体上是真真儿的实在,脖子、小腿等暴露在太阳下的皮肤被晒得通红,然后黑度惊人。高国民(三排左五)所在的方队(第二排面)在帐篷前合影留念“训练强度高,吃的可是相当‘奢侈’”,高国民说,“那时候伙食费每天每人好像是13元还是16元来着,厨师也是自己学校带去最好的师傅,食材由阅兵村统一采购,在那个年代中午就有8个菜,还是炒牛肉、炒羊肉,训练期间还有绿豆汤可以喝,待遇真是不错。”阅兵训练期间,那种专心致志和精气神让高国民现在回想起来都很感叹,“‘你追我赶’的氛围真的很强,特别是第一次合练之后,大家会讨论哪个方队优秀,如果一个排面表现不好,队长就很有压力,夜里其他人休息,这个排面还要单独出去训练。”他说,“那时候大家都有着超强的集体荣誉感和使命感,心里时时刻刻想着自己是代表海军和海军学院,每个方队也都是一样。”“训练的这段经历,对我来说不仅是一份荣誉,更是磨炼和提升。现在看来,生活中有些辛苦和这个比起来根本不算什么,工作上的辛苦也不算什么。”高国民说亲历国庆35周年阅兵:苦训7个月只为“96米”9月,“大考”在即,受阅队员去天安门先后预演两次。10月1日,早上6点到达东长安街的阅兵线。阅兵式是在上午10时开始,至10时56分结束。高国民收藏的当年的检阅画报,海军学院方队正在受阅。图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邓小平,在国庆阅兵总指挥、北京军区司令员秦基伟陪同下检阅受阅部队。1984年国庆35周年阅兵是在1959年之后间隔25年首次阅兵,在新中国阅兵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乘车检阅了人民解放军受阅部队,并发表了国庆讲话。时任北京军区司令员秦基伟任阅兵总指挥,由10370人组成的方队接受检阅,受阅武器装备共7类28种,全部是中国自行设计、研制并生产的,其中19种是首次亮相的新装备。海军学院方队经过天安门“那次阅兵的反响非常好,受阅队员都身着‘八五’式新军装,改革开放的浪潮:刚刚兴起来,人们的精神和思想都需要一个鼓舞。”高国民回忆道,“有人问我,走的时候是不是很兴奋,有没有朝观礼台上多看两眼。我说,为了整齐性,为了天安门前的96米,我们训练了7个月,正式接受检阅的时候,一如过去每一个认真训练的日子。”高国民参加1984年国庆阅兵荣立三等功 刘昊/摄“我很庆幸,自己正好生在那个时代,赶上那个年纪,有这个经历,就是终身难忘。”高国民对记者说。“1984年的阅兵还会时不常拿出来看看,观看后来的每一次阅兵都深有感触。”出访南亚三国遇生死考验:将军人信念付诸事业对高国民来说,参加1984年国庆阅兵是难忘的回忆,而阅兵经历对精神上的鼓舞和磨砺更是伴随了一生。1985年11月16日,高国民还参与了对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和孟加拉国等南亚三国的访问,这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第一次海军舰艇出访。在海军东海舰队司令员聂奎聚率领下,此次访问了中国人民和军队与南亚三国人民和军队之间的了解和友谊,扩大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在国际交往中的影响。回程时还发生了一个非常危险的“插曲”,当时,在马六甲海峡收到气象预报有热带风暴,或发生台风,由于当时情况不适合就近停靠,他们便硬着头皮穿过风暴,风浪起伏10余米,最终撑过了5天5夜的生死考验,凭借着超强的意志力和心理素质,还有主甲板、国产主推进器的正常运作才保障了平安。出访的132号导弹驱逐舰/资料图 X615号综合补给舰/资料图2004年7月,高国民转业后到上海城投集团工作至今。“穿的不再是军装,吃的不再是军粮,听的不再是军号,住的不再是营房,但还是军人的脊梁,军人的衷肠”——这是高国民在朋友圈其中一段留言,20余年的军旅生涯养成了他雷厉风行的作风,使他在现在的工作领域中也获益匪浅。“毕竟经过部队生活的锻炼,兵贵神速,不仅要能圆满完成任务,也要能吃苦,能接受挑战。”他说,“无论是和曾经吃过的苦或是经历过的生死考验相比,就一句话:现在这些都不算什么。在自己的岗位上,就是要始终保持‘让人信得过、使人瞧得起、叫人有得学’才可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