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局会议如何实现“六个稳定”

10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了一系列近期的经济政策。

总体而言,7月政治局会议首次提出“稳定就业、稳定金融、稳定外贸、稳定外资、稳定投资、稳定预期”后,本次会议就“六个稳定”政策目标和市场关注的一系列问题作出了回应,并提出了相应的政策措施。下面还着重从六个方面分析了“六个稳定”的形势和前景。

“稳定就业”几乎没有短期压力。会议认为,“前三季度新增城市就业将提前实现全年目标”。

数据显示,前三个季度城镇新增就业人数达到1100万,劳动力市场的就业需求率也保持在历史高位。从短期来看,“稳定就业”的压力很小。

但是,由于就业是民生之本,会议还认为“当前经济运行稳定多变,经济下行压力不断加大,部分企业经营面临更多困难”,并提出“要高度重视,增强预见性,及时采取对策”,这表明我们仍需高度警惕经济下行和企业困难给就业带来的压力。

“稳定金融”政策的效果正在逐渐显现。今年以来,股票、债券和外汇市场都面临持续压力。

会议认为,最近“实施了一系列促进金融市场健康发展的措施,增强了市场信心”。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对a股市场提出了一项罕见的建议:“着力资本市场改革,加强制度建设,激发市场活力,促进资本市场长期健康发展。”

综合来看,10月下旬决策部门一系列政策和“喊话”稳定了资本市场信心,加上上市企业盈利状况并没有恶化,中美贸易摩擦、金融去杠杆和金融强监管的负面影响也已基本消化,可以说A股的“政策底”基本确定。总体而言,10月下旬决策部门的一系列政策和“宣传”稳定了资本市场信心,加上上市公司盈利能力没有恶化,中美贸易摩擦、金融去杠杆化和强有力的金融监管的负面影响已基本消化。可以说,a股的“政策底部”已经基本确定。

在债券市场,随着中央银行对民营企业定向再融资支持政策的实施,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工具、保险基金、经纪基金和地方政府基金减轻民营上市公司股票质押风险,企业债务违约风险将逐步减轻。

在外汇市场上,在美元仍处于强势的情况下,人民币仍面临一定的贬值压力。

然而,在特朗普政府的干预下,美元可能会出现“自下而上、自上而下”的区间波动。美元大幅升值的趋势是不可持续的。因此,人民币大幅贬值没有基本支持。

“稳定外贸”形势稳定,但前景风险高。会议认为,中国前三季度“进出口快速增长”明显好于市场预期。这可能是由两个因素造成的:第一,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欧洲和日本稳定的经济增长,新兴经济体短期金融风险的减轻,以及强劲的外部需求是出口形势好于预期的根本因素。第二,汇率因素。自今年4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和人民币汇率指数(CFETS,一篮子货币的汇率)均大幅贬值,为出口增长提供了短期有效支撑,部分抵消了贸易摩擦带来的压力。

然而,会议还认为,“外部环境发生了深刻变化”,“外部经济环境的变化应得到有效处理”。

由此可见,中美贸易摩擦对“稳定对外贸易”的前景仍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稳定的外资”形势好于预期。会议认为,中国前三季度“利用外资稳步扩大”。

根据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United Nations Trade and Development)10月份发布的全球外商直接投资数据,今年上半年,中国吸引了702亿美元的外商直接投资,再次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进口国。相反,美国只吸引了465亿美元的外国直接投资。历史性的减税和“美国第一”战略没有带来国际资本的大量流入。相反,美国的许多国内外企业逃离美国,以避免中国和欧盟征收高额关税。

当然,中国“稳定外资”的形势好于预期。主要驱动力是中国实行新一轮全面对外开放,金融业、汽车业等行业的比重限制相继解除。同时,为了稳定外资信心,会议还提出“继续积极有效利用外资,维护在华外资企业的合法权益”,这也是对国际社会批评“中国商业环境恶化”的有效回应。

“稳定投资”的前景并不悲观。鉴于投资形势,会议特别指出,“近年来制造业投资回升到较高水平”。

事实上,今年不仅制造业投资,而且私人投资、房地产投资和其他主要固定资产投资力量都有所反弹和稳步增长。

唯一拖累“稳定投资”的是基础设施投资的持续低迷。

然而,自今年下半年以来,地方政府发行特别债券的速度加快,各种短板基础设施项目迅速登陆。

为确保基础设施投资的稳定和恢复,10月31日,国务院专门发布了《关于继续努力弥补基础设施短缺的指导意见》。

政治局会议指出,“一些政策效应需要进一步释放”,这表明基础设施投资早期扩张的政策效应将逐步显现。

这表明,今年第四季度和2019年,基础设施投资对“稳定投资”的拉动因素将显著减弱。再加上制造业投资的反弹、房地产投资的弹性以及私人投资和外国投资的稳定,“稳定投资”的前景并不悲观。

“稳定私营企业”意味着“稳定预期”。如果实现上述五个目标,“稳定预期”目标肯定会实现。

然而,在今年改革开放40周年的特殊背景和环境下,“稳定民营企业”对于“稳定预期”有着特殊的意义。

为此,会议认为,最近一系列“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也“增强了市场信心”。

与此同时,会议认为,“一些企业经营面临更多困难,长期积累的风险暴露出来”,其中“一些企业”主要是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

为此,会议进一步强调“坚持‘两个坚定不移’,促进各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研究解决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发展中遇到的困难”

这表明,稳定私营企业和私人投资的信心将是“稳定预期”的关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