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歌手蔡丹卓玛:“愿为党和人民歌唱一生”

“给晚会唱一首民歌,我把晚会比作我妈妈。

“半个多世纪以来,熟悉的悠扬歌曲一直在中国上空飘扬,歌曲的演唱者,著名的藏族歌手蔡丹卓玛,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名字。

从一个老藏族农奴的女儿到新中国的第一代藏族歌手,蔡丹卓玛永远不会忘记祖国和党对她的培养,也不会忘记人民对她的爱。

从“解放农奴歌唱”、“共产党苦乐参半”到“为党唱民歌”、“北京金山”,再到“为党唱民歌”,60多年来,蔡丹卓玛用她悠扬的歌声表达了她对党、祖国和西藏这片热土的无限热爱。

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记者专访了这位人民艺术家,和她一起重温那段燃情岁月,聆听她心中的那首歌,深切感受她对党、对祖国、对人民的那份深沉的热爱。在共和国成立70周年之际,记者采访了人民艺术家,重温了与她一起燃烧的岁月,听了她心中的歌,深深感受到她对党、祖国和人民的热爱。

记者:民主改革前你的生活是什么?周围农奴的生活是什么?蔡丹·卓玛:我是农奴的女儿。像西藏的其他农奴一样,我没有人身自由。我也随时会被农奴主殴打和责骂。我没有机会学习,所以我没有文化。

可以说当时西藏人民生活在黑暗中。

记者:据说西藏的和平解放和人民解放军的到来对你的艺术生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曾丹卓玛:我从小就喜欢唱歌。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为农奴主养羊,经常和我周围的人一起唱歌。

然而,当时他们都唱藏族民歌。

1956年,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的一个艺术团来到我的家乡,住在我家附近。

他们每天唱歌跳舞,而且非常活泼。我有空的时候喜欢去看他们。我认为他们唱的歌真的很好。

他们问我,“你想唱歌跳舞吗?”然后我会和他们一起唱歌跳舞。

后来,该组织派我们去西藏公学(现西藏民族大学)学习汉语和文化知识。

1958年,上海音乐学院组织了一个少数民族声乐班,该组织推荐我去上海,所以据说中国共产党把我引向了艺术之路

记者:1964年,你在北京参加了大型歌舞史诗《东方红》的演出。后来,毛主席和周总理热情接待了你。你能告诉我们当时的具体情况和你的心情吗?蔡丹·卓玛:我能参加东方红的演出也是一个巧合。

据说周总理指示“东方红”应该从少数民族演员那里寻找少数民族角色。

当船员们听说上海音乐学院当时招收了一批少数民族学生时,他们就来找他们了。

当时,我患了感冒和扁桃体炎,正准备住院接受手术。

当我听说我想做这件事的时候,我和医生讨论了一下,决定回来后做手术。

所以我去了北京。

我在《百万农奴站起来了》的大场景中演唱了《毛主席的光辉》和几首藏族特色的牧歌。

“东方红”的整个节目很有感染力。这场演出不仅在国内,而且在全世界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演出结束后的一天,毛主席和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所有参加“东方红”演出的演员。

我坐在毛主席和朱德主席之间。周总理看到我时,对毛主席说:“主席女士,是她唱了《百万农奴站起来了》。”

“毛主席一看到就和我握手。

那时,我握着毛主席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像我这样的农奴的孩子可以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欢迎,受到全国人民的爱戴。我做梦也没想到会这样。党和人民把它给了我。我将终生关注这个聚会。

记者:你唱的《为党唱一首民歌》广为人知。我听说当你第一次唱这首歌的时候,你中文说得不好。你为什么选择唱这首歌?蔡丹卓玛:1963年,全国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人们在雷锋的日记中发现了这首诗“为党唱一首民歌”。上海作曲家朱健儿为这首诗写了一首歌。

那时候,我不是第一个歌手,而是和朱佳儿、任桂珍一起属于上海歌剧院的歌手。她唱钢琴伴奏版。

一天中午,当我在上海音乐学院食堂吃饭时,我在收音机里听到了这首歌。那时,我的心被感动了。我觉得我想对晚会说的一切都写进了这首歌的歌词。我非常感动。

后来我告诉我的老师王品素,我想唱“为党唱一首民歌”。

因为那时我的中文不太好,很多单词拼写不清楚,老师问我是否能做到。我说我非常喜欢这首歌。这首歌的歌词是我想对晚会说的,尤其是“为晚会唱一首民歌”。我把聚会比作我母亲。我母亲只生了我,党的光辉照耀着我的心”。有党的号召和指导,我们就能解放。

所以我想我必须唱这首歌来表达我对聚会的感觉。

所以老师和同学们帮助我练习汉语发音,我自己也很活跃。

后来,系里有半个月的述职表演,老师让我唱这首歌。

我唱歌后,老师答应了,并带着深深的感情唱歌。

后来,作曲家朱嘉儿受到特别邀请,朱嘉儿被我的歌声打动了。

他告诉我,为了唱得好,一个人必须先触摸自己,然后触摸观众。

这增强了我的信心。我必须把这首歌唱好,并向晚会表示感谢。

朱佳儿老师重写了这首歌的伴奏,并把它推到了一个月后举行的“上海春节”上。从那以后,这首歌才开始在全国各地演唱。

记者:2009年,你在藏历新年电视晚会上演唱了《再次向党唱民歌》。你觉得和唱“为党唱民歌”有什么不同?蔡丹卓玛:那一年,西藏电视台特别邀请星源、贝茨和郎多杰重新创作《为党唱民歌》,为藏历新年晚会做准备。这首歌不仅表达了藏族人民对党的祖国的深厚感情,也表达了藏族人民在党的领导和全国人民的支持下走向小康社会的决心和激情。我认为它写得很好。

唱“再给党唱民歌”,心情更激动,对党和祖国的爱更深。

记者:自1974年以来,你一直担任西藏自治区文化局副局长、CPPCC副主席、中国文联副主席。新中国成立70年来,西藏文化事业发生了哪些变化?蔡丹卓玛:西藏和平解放以来,各项事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文化也是如此。

党和政府尊重民族文化特色,重视西藏文化产业的发展。文化事业发展迅速。

一些传统的文学艺术形式,无论是古代格萨尔史诗、藏戏,还是丰富多彩的民族歌曲,不同风格的藏族民间艺术都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传承。

与此同时,由于党和祖国的培养,一大批文艺人才应运而生。我很高兴看到西藏文学艺术的发展有了接班人

记者:你今年82岁了。你为党和人民歌唱了60多年。你家乡的人们期待着再次听到你的歌声。你什么时候会在西藏的舞台上再次演唱?蔡丹卓玛:当周总理会见我们的《红色主人》剧组成员时,他对我说你是一个少数民族歌手,必须回到你的家乡为西藏人民服务,否则你的演唱就没有黄油和巴赞的味道了。

根据周总理的要求,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在唱有民族特色的歌曲。因为我知道如果没有家乡人民的支持,我今天不可能取得这样的成就,所以我从18岁起就从未离开过家乡的舞台。为西藏人民唱歌是我最大的快乐。

因此,只要我的身体允许,我愿意一辈子为党和人民歌唱。我将为西藏人民歌唱。我将用我的歌声来赞美新时代和新西藏。我会不辜负党和人民的培养和支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