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不安、无知、怀疑、顿悟、反省——回顾两年半的写作历程

石家庄市第二中学实验学校刘伟从2016年5月起接受了编写《历史课程标准分析与中国近代史史料研究》的任务。到2018年11月,印刷版本将在两年半内完成。

这期间,在何成刚老师的指导和邢新宝老师的鞭策下,与编写小组其他老师相互鼓励中,对于我来说,完成了一本“巨著”,本想可以长松一口气的时候,何老师建议我们可以总结一下编写心得。在此期间,在何程刚先生的指导和邢新宝先生的鼓励下,在写作团队其他老师的共同鼓励下,我为自己完成了一本“伟大的书”。当我想松一口气时,何老师建议我们总结一下写作经验。

当我打开文件夹时,我决定回顾一下这个编译的过程,以便记忆和思考。

一、2016年5-6月:战战兢兢地接受任务。成立了一个六人写作小组。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就没有瓷器”。但是当邢老师那年打电话给我时,我怀着对历史教学和科学研究的热情接受了写作任务,却不知道将来该做什么。我手里没有“金刚钻”。

因此,我非常感谢何老师提供了宝贵的学习和成长机会。我也钦佩邢老师为石家庄中学历史教学不断寻找更高平台的精神。

石家庄四所中学的六名老师组成了一个小组来编写这本书。他们把工作分开,把他们负责的章节压缩了。邢老师和我共同负责第五单元《人民解放战争》的编写

二.2016年6月-11月:广泛阅读和确定学术领先角度。当时,每个人都分工收集近年来中国近代史领域的最新学术研究成果,并根据学术研究方向和新成果以及仍在修订的新课程标准确定每章的目录。

在此期间,课程标准不断修订和完善,我们也做了相应的分析调整。

这个阶段实际上是广泛阅读的阶段。我粗略阅读了文件和资料,包括何老师编辑出版的《历史阅读与微课设计》系列,熟悉写作风格和具体写作要求。

邢老师和我负责的“人民解放战争”一章,广泛阅读权威文献,分解和确定课程标准目录的任务并不十分困难。

然而,在编辑了以下学术领导文件后,我开始后悔接受了这个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任务。

一方面,关于解放战争的新学术成果相对较少,在文献检索方面,方法相对单一。大部分历史数据来自权威期刊文章和知网文献。

另一方面,面对海量的历史资料、整理、精读、总结和总结等一系列工作,我深深体会到,一个学术研究者必须能够忍受孤独,在学习质量上要谨慎和现实。

文章的作者需要用几万字甚至几万字来阐述一个问题,而我们要把几万字归纳成几百字,以便一线教师在教学中收集史料。

幸运的是,何老师经常在微信群中给予细致的指导,邢老师也定期组织人们面对面交流经验。从初学者到后来,我可以发现新的问题观点,并对课程标准要求进行更全面的分析。

3.2016年11月-2017年1月:从选择的角度来看,在《历史阅读与微课设计》出版系列中学习微课设计后,创新微课设计面临巨大压力。

何老师建议大家认真研究课程标准的内容,把“微型课程设计”的重点放在“历史发展课程标准重点阐述”上,必须根据课程标准的主要内容和历史发展的主要语境进行设计,突出本书的编写意图。

这时,我意识到了“用书时不那么讨厌”的意思。

平时,读书少,思考不能开,写不出灵感。

从解放战争期间的土地问题和战略问题来看,还没有设计出理想的计划。

最后,我重读了以前的史料,最后选择从社会心理和报刊舆论的角度来解释南京国民政府垮台的原因。

4.2017年1月-2018年11月:寻找源头,反复润色《历史课程标准分析与中国近代史研究》。最大的感受是学习的严谨。

由于缺乏经验,最初提取和汇编文件时没有考虑材料的原始来源,而在感觉良好时引用。因此,后来很难找到原始来源。在线资源和图书馆资源同时使用。

只要它被引用,它就必须有它的原始来源。即使摘录的文档中指明了来源,也必须检查和实施,不能松懈。

手稿的最终校对在风格、格式、语言、打字错误等方面重复进行。确保没有错误。

5.2018年11月21日:回想当时为写这本书而设置的文件夹,文档类型有些凌乱,每一个以时间命名的文档都深受感动。

虽然我只参与写了一本书的一小部分,但在与每个人相处的过程中遇到困难时,我会互相鼓励,在不同的地方互相交流,分享经验,享受与每个人一起成长的快乐。

一本好书的背后不仅是时间的积累,也是编辑思想成熟和知识再创造的过程。

因此,当阅读一本好书时,要仔细品味它需要时间。

解说:“历史课程标准分析与史料研究”系列,旨在深入解读高中历史课程标准(2017版),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

包括:■必修课程:4卷1。中国古代史(已出版)2。中国近代史(已出版)3。世界古代现代史(出版)4。世界现代史(出版)■选修必修课:3卷5期。国家制度和社会治理(已出版)6。经济和社会生活(出版)7。文化交流与传播(即将出版)本系列是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历史阅读与微课设计”系列的配套。这两个系列的内容不再重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