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的荣耀》百里哥哥x王昭君,黎明前的眷恋

一对个性不同的兄弟,像太阳一样温柔体贴的兄弟,嗜血、残忍、占有欲强、爆发力强的兄弟。她被水平插入兄弟之间。她是顺从的宠儿。她是玄泽的囚犯,生活在黑暗中,但是有一天她意外地发现了玄泽的另一个身份。

女孩的白色手腕被生锈的手铐铐着,锁链被连在墙上。

她垂着脸,一动不动,像死了一样,又像昏睡中一样,直到地窖外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她才移动身体,有点难以抬起脸来。

这是一张精致漂亮的脸。

皮肤比雪还白,一双眼睛很可爱,她的睫毛很长,浓密,向上翘着,好像她能在一眨眼的时间里产生蝴蝶效应。

女仆走进来,恭敬地向她鞠躬,端着一盘食物,小心翼翼地放在她面前。

“夫人,请吃饭。

”王昭君盯着盘子里简单的两菜一汤,眼睛一动不动,表情也没有波动,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待遇。

此刻,她的嘴唇勾起了一个嘲弄的弧度,伸了一会儿想,然后伸手端起碗蛋羹,非常果断地扬了扬手把所有的汤倒在女佣的脸上。

“啊!”女仆尖叫着,痛苦地捂住她火辣辣的脸,反复后退一步。尖叫声一直被听到。

王昭君脸上仍然没有任何额外的表情。她只是轻轻放下她倒的汤碗空面对女佣的恐惧,甚至连睫毛都没眨一下。

“我讨厌吃鸡蛋。

”语气缓和下来,仿佛她有行为不过是一件小事,她默默地拿起盘子,漫不经心地开始吃东西,倒在一边的女佣正捂着她被烫伤的脸,下一秒钟表情变了,狼朝着地下室门的方向慌慌张张地爬了起来,低下头,失声。

“先生……”门口的男人看起来很英俊,只有凌乱的破头发显得波西米亚风,尤其是那双眼睛,红得像宝石,却隐隐有嗜血的感觉。

他戏谑地咧嘴一笑,伸手抓住女仆的头发,听着女仆痛苦的惨叫声,心里就像一朵快乐的花。

李白宣策舔了舔嘴唇,看着旁边正在吃饭的女孩,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猫的眼睛懒洋洋地眯了起来。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让我的小宝贝生气了。

”女佣惊恐地睁大了眼睛,泪流满面,无助而绝望地挣扎着。

“我没有。我没有……”那人的眼中闪过一股寒气,闪电划过石火之间,一头头发被他从头上扯了一把下来,女佣发出刺耳的尖叫,痛得突然晕倒,躺在地上。

王昭君握筷子的手终于颤抖了,但他还是抑制住了吐出筷子的欲望,盯着碗里的食物,就像他试图穿透碗底一样。

李白·宣策板着脸扔掉了他血淋淋的头发,他的眼睛落在她身上,嘴角勾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宝贝,让你受惊了。

”他在她面前蹲下身子,伸出细长的手指夹住她的下巴,毫无怜悯地抬起来,语气在几分钟内更加冰冷强硬。

“喂,贝利的诺言在哪里?”王昭君抬起眼睛看着他嗜血的眼睛。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但还是假装平静。

她认真地盯着他,说每一句话。

“我不知道,我已经说过了,你……”她停顿了一下,鼓起勇气补充道,“你找他干什么?他已经离开了,不再对你构成威胁。

”宣策沉默了一会儿,手指更用力地夹住她的下巴,所以他满意地看到她美丽的脸庞终于出现在平静的心情之外。

“宝贝,你心里有他,所以我想找到他并杀了他,否则他会走得更远,这对我来说是一样的,没有区别。

”王昭君蹙起秀气的眉毛,下巴在手指间仿佛快要折断了。

她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了几次。

很难开口,“我心里没有他..我只是讨厌你,讨厌这里的一切。

”然而,面前的男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愤怒的神色,仿佛她只是说了一个笑话。

他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她,但他的手指慢慢松开了她的下巴。

“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容忍你,因为我爱你。

”女孩轻蔑地笑了笑,不置可否,好像他的话没有说服力。

“爱我吗?这就是你把我留在这里的原因吗?宣策凝视着她,沉默不语,空空气几乎沉默了一分钟。他突然松了一口气,打破了沉默。他举起手抚摸她柔软的头发。

这可能让人想起女佣被他拔掉头发的恐怖。王昭君下意识地避过了身边。他的手腕立即被铁链抓住,留下一个红色的痕迹。

她痛苦地皱起眉头,但这时她的手腕被他轻轻地拉了一下。

她惊讶地看着他英俊的脸,有些心痛,几乎忘了从他身上收回手腕。

王昭君害怕他会突然咬掉她的手部肌肉,所以他不安地动了动,像鹿一样仔细地看着他。

“我…不要受伤……”宣策抬起脸,盯着她清澈明亮的眼睛,湿润得像晨雾。

她的美丽总是静静地绽放,人们不能像不败的玫瑰一样离开她。他的喉咙像渴了一样移动,慢慢地斜靠在脸上。他的眼睛盯着她略带苍白的嘴唇,试图吻她。

他的靠近立刻让他离她只有一厘米远。

然而,当闪电击中石火时,她及时转过脸,使他的动作突然停止。

宣策的眼里闪过一丝冰冷的情感,这种情感很快又飞逝了。他松开她的头发,站起来,恢复了他一贯的冷漠。

“等你弄清楚了,我会叫人放你出去,你还是百里香尊贵的夫人,享受最好的待遇。

”王昭君听了他的话,有些颤抖地闭上了眼睛,嘴唇不禁回想起一丝嘲讽的微笑。

贝利…夫人…居里夫人,你为什么不这样说?她的手指紧握着铁链,听着男人的脚步声已经渐渐走开,她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眼里流露出苦涩。

她的目光落在盘子里的食物上,睫毛颤抖着。

信守诺言..永远不要被你哥哥发现。

从来没有。

宣策推开书房的门,他的目光不经意地落在了相框的一侧,照片中,两个英俊的年轻人站在一起,面对着镜头露出灿烂的笑脸,英俊的面孔是一样的。

他的眼睛阴沉而冷漠。

“宣策,我们长得都一样。如果我们将来爱上同一个女孩怎么办?”玄策轻笑,对人和动物都没有伤害。

“如果我哥哥不让步,那我就杀了他。

宣策用冰冷的目光默默地看着别处。

一把锋利的匕首快速闪过一道寒光,击中了照片中忠实的脸。

哥哥太优秀了,光芒万丈,所以王昭君的眼睛只看得到哥哥。哥哥是如此出众和容光焕发,以至于王昭君只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哥哥。

这是我哥哥最该死的理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