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少景美,北海道还能这么玩?


薰衣草和向日葵花田,雪中露天温泉……北海道一直是童话般的存在。但不要止步于温柔乡,一直往北走,走到陆地尽头,抵达日本本土的北极和东极。那里,有北海道最真实、最不经修饰的一面。稚内“北极”异域风情©️allabout-japan.com一下车,一串数字就映入眼帘——N45°25′03″,这是日本最北端的车站稚内。出了车站,看到街上的俄文招牌,边境的味道马上就浓了起来。稚内与俄罗斯库页岛隔宗谷海峡相望,最近处仅43公里,市内也有俄罗斯人定居,你还能光顾俄罗斯餐厅、看俄罗斯民族舞蹈表演,感受在日本难得一见的异域风情。稚内的人口还不到3.5万人(仍在减少中),即使是大白天,街上也没有多少车辆和行人,建筑低矮,抬头便见天际线。走着走着,就看到渔港和停泊的渔船,闻到空气中的鱼腥味,鄂霍次克海到了。副港市场里有一条复古商店街,钱汤(公众澡堂)19日元,电影票120日元,理发400日元,看到这样低的价格相当有穿越感。真正的日本北极在宗谷岬(N45°31′22″),从稚内市区搭公车过来还要走一个小时。宗谷岬的海景和街景都相当平淡,海风很大,在“日本最北端之地”纪念碑留个影,就算到此一游。有意思的是这里几乎所有建筑物都可冠以“日本最北”之名:最北灯塔、最北食堂、最北纪念品店、最北之宿、最北海鲜市场、最北警察局、最北神社、最北加油站、最北邮局甚至是最北公厕……不妨数数你“打卡”了多少个最北。最后,别忘了买一张“日本最北端到达证明书”。利尻岛北海道的富士山从稚内往西眺望,天气好的时候,能看到海中央有一座孤零零的锥形山,仿佛是浮在海面上一般,那就是有着“梦之浮岛”美名的利尻岛。小岛得名自爱努语,意为“高的岛屿”。这是一座圆形小岛,岛中央耸立着海拔1721米的利尻山,因为与富士山的形状相似,也被称为“利尻富士”。你可能没听说过这座山,但一定知道人人到日本必买的手信——“白色恋人”巧克力,而利尻山就是印在白色恋人包装上的山峰。想看到跟包装同角度的山峰,要去“白色恋人之丘”——沼浦展望台。在这里求婚可以得到一张特别的求婚证书,因此可谓是岛上最热门景点。©️funtime.com利尻山是登山爱好者的朝圣地,而对于不登山的人,游览利尻岛的最佳方式是骑行。岛内有长达60.2公里的环岛骑行路线,且大部分路段有专门的单车道,租一辆山地车便可出发。路的尽头就是蓝色大海,然后沿着海边一直骑,山在左,海在右,路上空无一人,梦想中的风景竟然成为现实。在这个日本最北端的火山岛骑行,人烟更稀少,天地更开阔,从海边拐进芦苇深处,巍峨浩大的利尻富士矗立在面前,仿佛触手可及。苍茫天地间,一人,一车,与其说孤独,不如说是无与伦比的奢侈。©️qq.com返程时,登上夕日之丘展望台远眺。高纬度的海,似乎比热带蓝得更宁静深沉,如绸缎般延展到天边。无论来时路多远,经过多少程飞机火车渡轮的中转,看到这一幅画面就值回票价。去白色恋人之丘求婚固然甜美,两个人一起欣赏大自然纯粹的美,独享纯净的天空与海,更加浪漫。礼文岛在最北离岛“泡汤”另一座离岛礼文岛则被称为“花之浮岛”,因岛屿本身地处高纬度地带,气温较低,生长着300余种高山植物,每年5-8月是花季。跟利尻岛不同,礼文岛没有环岛路线,地势起伏较大,不适合骑行。车道主要在小岛东侧,在西海岸几乎没有人居住。虽然有观光巴士,但要感受这天然花园的魅力,最佳的游览方式是徒步。桃岩步道正是岛上的繁花之路,还能眺望海面上的利尻富士。©️backpackers.com礼文岛的最北端须古顿岬曾被认为是日本领土的最北端,后经勘测才发现,须古顿岬(N45°30′)比稚内宗谷岬差了一点,所以须古顿岬改名“日本最北限之地”。在日本最北离岛的最北海岬,竟然有一家“民宿须古顿岬”,一栋小木屋孤悬断崖边,独自面朝大海的狂风与浪涛。要说日本最北的民宿它还算不上,但痛失“最北端”桂冠之后,须古顿岬便远不如宗谷岬有名气了,于是也就偏僻清净得更符合人们对“天涯海角”的想象。下午的班车开走后,这里就只剩下民宿的几名客人和员工,以及呼啸的海风。根室日本最东的灯塔E145°49′16″©️dcfever.com火车窗外突然出现了湿地。确切说,是绿色的湿地,蓝色的河,绿色的森林,蓝色的天,色块分明。然后,越过苇草,浩瀚的海出现在窗框里,纯粹的蓝,不起一丝波澜。此刻如果从高空俯瞰,你会看到一辆单节小火车驰骋在绿和蓝的天地中。©️you.ctrip.com从稚内到根室,从日本海到鄂霍次克海、到太平洋,长途跋涉多番中转,方可最终从日本的北极来到东极——日本最东端有人车站根室站,此处为E145°35′12″,也是根室本线的终点站。而其前一站、E145°35′49″的东根室站是真正的日本最东端车站,但不设站房,无人值守。©️tabelog.com如果说道东是“日本最后一片净土”,那根室就是净土中的天涯。这里比稚内还要冷清许多,大中午走在街上几乎看不到人,虽然是个城市,感觉却像与世隔绝的小岛。©️孙东纯根室本地人谷内田一哉已经81岁了,1978年在这里开店,店名“Satin Doll”得名自一首爵士名曲。他爱好爵士乐多年,希望能提供一个轻松的氛围给客人静下心来享受爵士乐。在悠扬的乐曲声中,老爷爷慢悠悠地用虹吸壶煮着咖啡。若非置身其中,则很难想象在这连餐厅都少见的边陲小城,会有这样一家洋气又怀旧的咖啡馆。在日落时分到达“东极”纳沙布岬(E145°49′16″),看着海水温柔的蓝,看着一轮满月升到海岬的白色灯塔边,跟稚內的宗谷岬相比,这里更像天涯海角。©️good-hokkaido.info在日暮大风中走进“铃木食堂”——日本最东端的餐馆和民宿。说是民宿,其实也就只有一个10平方米左右的榻榻米,晚上把餐桌撤去就是大通铺,价格是惊人的600日元。虽然简陋,但许多环游日本的机车骑士都会在这里过夜,写下留言,久而久之到铃木食堂就有了点朝圣的感觉。店长远藤一则说,民宿并不赚钱,但会一直做下去,给远道而来的人们提供一个落脚的地方。铃木食堂的菜单很简单,当地著名的“铁砲汁”(花咲蟹汤)是必点。🌟给我们加上星标从此不会错过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各大电商平台都可搜索订阅《孤独星球》杂志图|孤独星球杂志内容未经允许一律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